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征途 > 第6章 劉家十三小姐

第6章 劉家十三小姐

蠻丑 2019-06-12 21:39:19

征途最新章節由小編帶給大家,征途是作者蠻丑原創小說,講述了李晨柳巖之間的故事。

飛雪之后的淮南,有著別讓的美景,卻也冷得叫人受不了。

李科初成五級武者,踏過了第一扇武道修行上的門檻,九級武者修煉的過程中五級、七級、八級、九級都是一道道門檻。

前四級只是力氣比普通人大,到了五級,才是真正的武者。

祖父李晨親自去河口學堂,為李科請了半個月的假期,算是貓冬了。許多住在河口外的孩童,在這時都請了假。窮人家的孩子讀書,求的只是能寫會算便行了,不求啥子功名。門閥天下以武者為尊,學文不如學武,窮人家又哪有機會學習高端的武學。

半月的假期,卻不是讓李晨在家玩的。

李晨帶著李科進了河口附近的山區,李晨給李科制定的訓練羨慕就是跑,帶著李科**大山,專挑難走的山路走。

按照李晨的說法,需要李科體驗成為五級武者時的感覺,盡量保持剛剛晉級時的狀態。此時練武,反倒沒有步入爬山跑步,偶爾練習拳也是《三式》。

半個月來淮南連降兩次大雪,山路均被大雪覆蓋,比以往兇險了許多。一些地方看上去一馬平川,雪下卻隱藏著極大的兇險。即便如此李科還是跟著李晨在大山內呆足了十二天,每日風餐露宿,倒也是暢快,稍微有些疲憊,咬咬牙也過去了。

到了第十三日,聽說李晨要帶他下山,李科倔強的說道:“我還能堅持。”

李晨深感欣慰,習武習文最重的都是毅力,李科天賦極佳,又有如此的堅強毅力,來日必然前途無量。

李晨說道:“這一次入山,目的是讓你體會那時升級的感覺,過度勞累反倒不妥,你隨我下山在精修三日,會更有益處。”

李科雖然不解,卻祖父絕對不會害他,聽祖父的絕對沒錯。

下山前,李科抓了一只山雞,準備回去給家人加餐。

才出了山口,看到前面林子邊的守林人木屋里,升起了裊裊炊煙,附近還搭了許多的帳篷。河口邊的山林屬于淮南劉家的產業,平時不禁止百姓上山打獵采藥,卻不準許隨意砍伐樹木。此時有守林人在不奇怪,四周那么多帳篷就奇怪了。

就算劉家人要搞士兵拉練,也不會選這種大雪天的日子,不但在虐當兵的,也是在虐帶兵的。

李科跟著李晨才出林子,就被人看到,馬上有三兩個兵卒走了過來,看到李科手中拎著的山雞,上前一步就搶了過去。李科不服,被李晨一把拉住,陪笑著說道:“小孩子不懂事,幾位軍爺海涵。”

為首的五長拿了五個銅錢丟給李晨,說道:“還不快滾,惹貴人煩了,小心你們的狗命。”

李晨拾起銅錢,正要帶著李科走,忽然聽到一聲嬌呼在遠處傳來,道:“就是他,別讓他們走了。”

一個較小的聲影悠遠而至。

在一片雪白的大地上,飛奔來一個小姑娘,身穿大紅的暖襖,雪白的狐貍皮領口,白皙討喜的小臉蛋紅撲撲的,看了就讓人喜歡。

李科定睛看去,正是那一日在河口鎮口,想要小豹的富家小姐。

看小姑娘的身手,竟然也成了五級武者,看年紀竟然比李科還要小上一點,一身火紅,站在雪地中,就如同瓷娃娃般可愛。

剛才攔住李晨和李科的士卒一起拔出武器,把李科祖孫圍在中央,如臨大敵一般。

“十三小姐,危險。”

五長把劍護在小姑娘面前,一連的大義凜然,好像面對的不是一老一少兩個弱者,而是要越級挑戰某位超級強者般。

小姑娘從后面踹了五長一腳,怒道:“滾一邊去。”那名五長真在地上滾了一圈,為人相當的無恥。

小姑娘來到李科面前,先是燦爛的笑著問道:“你吃糖嗎?”

“不吃。”李科很不給面子的搖頭,指著那些士兵說道:“你能讓他們把山雞還給我嗎?抓一只山雞不容易。”

小姑娘回頭瞪了眼,山雞馬上就送還到李晨手中,李晨把五個同伴客客氣氣的換了回去。

“我叫劉政君,你叫什么名字?”

“李科。”

“你吃糖嗎?”劉政君拿出糖塊,很努力的收買李科。

不過,李科再次不給面子的搖頭說:“不吃。”

收買失敗,劉政君有些為難。劉政君是淮南劉家最得寵的第三代十三小姐,天才之名遠播,小小年紀就成為了五級武者。在家里對付那些弟弟妹妹哥哥姐姐,用糖塊是最好的方法,在李科這卻不管用。

劉政君很為難,此時又有人敢來,那是見到的五個護衛都在,還有一位年輕貌美的婦人和大群的護衛。

劉政君的小模樣,與那名貌美婦人有些像似,應該是劉政君的母親。

果然,劉政君嬌聲喊:“母親!”水靈靈的大眼睛渴望著幫助。

來人正是劉政君的母親祝君蘋,出身也是徽州大族,本身家族背景深厚,有母以女貴,生出一個有出息的女兒。

門閥天下,女子之中也有武學奇才,地位比不男人差上絲毫。

“見過夫人!”

李晨行禮,李科也跟著行禮。

“起來吧!”祝君蘋拉住劉政君的手,劉政君指著李科說道:“母親,就是他們,那只豹子就是他們的,后來跑丟了。”

李科眨巴著眼睛,十分的無語。

小豹都跑回家幾個月了,這個小丫頭,怎么還不死心。

數月前,劉政君偶然見了李科的小豹,當日沒有抓到,讓小豹逃入了山林中。劉政君回到家,就磨著家里人,派人出來抓豹子,即使大雪也不肯罷休。劉家本不該忍著劉政君胡鬧,可是那日大雪,劉政君忽然感應到內勁存在,竟然成為了五級武者。六歲的五級武者,雖然不算是絕無僅有,也是劉家內數十年不見的奇才,自然就任由劉政君去胡鬧了。

祝君蘋不放心女兒亂跑,便也跟了來。

此時在知道,讓女兒一直惦記的小豹,是李科從小養的寵物。

“小豹子跑丟了,你能找回來嗎?”劉政君不死心,又補充道:“給你糖吃。”又是家里糊弄兄弟姐妹的招數。

“不吃。”

李科繼續不給面子,如若吃了糖,可不就是要把小豹讓出去,李科也不愿意。

劉政君又要想母親求助,李科說道:“那日說好了的,你抓住小豹就送與你,我說的可是當日有效,你既然那日沒有抓到,還惦記什么?”

劉政君撅著嘴,道:“我怎么不記得了。”明顯是打算賴賬。

祝君蘋說道:“君兒,不許胡鬧。”

“母親。”劉政君開始搖晃母親的手,希望得到更強有力的支持。從小到大,劉政君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了,可就是個女孩子,心底還算良善。如若是個男孩子,被如此嬌慣,早就成紈绔子弟了。長大了,還不知要霍霍多少良家婦女,做多少欺人的惡事出來。

也許正是因為是女孩子,劉家才一直縱容劉政君胡鬧。

李科不想把小豹讓出去,可是看這邊的情況,明顯打不過人家。小眼珠轉了轉,忽然想起學堂里,先生講的《讓梨》的故事。雖然與當前的事兒,一點關聯都沒有,卻讓李科突發奇想,說道:“那日說過的,我不會把小豹送給你,就算你強要去了,現在開始相處也是讓不熟的。你家這么有錢,既然喜歡,去再抓一只不就好了。”

梨可以讓,是因為梨子很多。

小豹不能讓出去,就讓劉政君自己抓一個便是,何必讓劉政君整日惦記著。

劉政君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又覺得不甘心。李科說她養不熟小豹子,她也挺父祖說過,知道李科沒騙人。可是那日見了小豹就喜歡,要是換了一只,反倒沒有那種歡喜的感覺,總覺得失去了什么。

李科腦子不笨,看到劉政君不甘心,又說道:“如果你喜歡,可以到我家去看小豹,只是不知道,它會不會聽你的。”

“好啊!好啊!”

劉政君拍手叫好。

四周眾人聽了,都松了一口氣。這幾日大雪紛飛,誰愿意野外拉練,能夠讓十三小姐不在瞎惦記,大家都能回家好好歇歇。

劉政君馬上決定到李家看看。

要到李家去看小豹子,劉政君那里好顧得了別的,祝君蘋是個明白人。知道李家小門小戶,裝不下太多的人。半路讓大隊回淮南城,只帶了五名護衛跟著。以李科的眼里,只能看出五名護衛都是七八級武者,就是祝君蘋都是六級武者的勢力。

也許在祝君蘋看來,有這些人手,足夠應付可能出現的鄉下亂民了。

母親柳巖預先知道李科回家,早就準備了許多的吃食,都是李科平日最愛吃的。

李科大叫著:“父親,母親。”跑入院內時,柳巖就迎了出來,看到李科拎著一只山雞,難掩的心中歡喜。忽然看到后面進來的人不止公公李晨,還有一雙大小美人母女和五名穿甲戴刀的武者。

李晨介紹道:“這是我兒媳婦柳氏,這位是城內的貴人。”

祝君蘋點點頭,為應答,在她眼中李家小門小戶的,不值得她放低身段解決。這次過來,是讓劉政君了了心結,一只小畜生而已,祝君蘋不信女兒會喜歡多久。小孩子都善忘,只要時間久了,也過淡了。

小豹聽到李科的聲音,從屋子里跑出來。忽然聽到劉政君歡喜的尖叫:“小豹子!”小豹嚇了一跳,驚恐的看著跑進院子內的小魔頭。那日被數十人圍堵追殺的事兒,仿佛還歷歷在目,怕得厲害,小爪子在地上使勁的劃拉,很華麗的閃了腳甩了一個盡頭,不等爬起來,就被劉政君抱在懷里。

小豹正要張嘴咬,李科急忙叫道:“小豹,不許咬。”

小豹“嗷嗷”哀嚎,那叫一個凄慘,拼命得掙扎也未能擺脫。

李科覺得抱歉,心中許諾這事兒過了,一定給小豹準備一些好吃食。

劉政君腳下輕盈,從到了柳巖身邊,禮貌的問候:“嬸嬸好!”聲音那叫一個甜,卻為發現漂亮棉襖的衣袖,已經被小豹抓破了。

柳巖急忙讓劉政君把小豹放下,別白瞎了一身的衣料。

“呀!”劉政君這才發現,衣袖都被抓破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3章 伏擊 第4章 搬家 第6章 劉家十三小姐 第10章 麻匪 第13章 打冤家 第15章 伏虎宗師 第16章 半株通靈草 第17章 半步王者 第19章 三枚毒葉子 第20章 獨住定遠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