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天玄地黃錄

天玄地黃錄

天玄地黃錄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5-26 14:55

評語:悟道修真、熱血爭霸、歷險尋寶、破上古玄陣,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故事,場面描寫很強,篇幅安排合理,不錯,值得推薦。

主角劉欽,嫻都天玄地黃錄是水木熊最新完結的一部武俠類小說,講述了劉欽莫測高深地道:“查不出結果就等于有了結果。”...

精彩章節

書房內,劉欽聽了季達在酒樓的經過之后,一臉的凝重,他望著窗外喃喃道:“難道刺客便是墨先生口中的邪道中人?他們極力在江湖中秘密培養自己的勢力,到底有什么企圖?是否要設法知會墨先生呢?那股邪道勢力真的如墨先生所說的那般強大么?如此多的困惑,我該怎么做……”

季達見劉欽半晌不語,納悶道:“主人,不就兩個毛賊頭目嘛,為何如此憂心?如果賊人再敢現身,咱調齊兵馬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劉欽苦笑道:“你可知道對方是什么來頭嗎?多年前,我奉命前去湖陽送信,途中見到六名蒙面人正在言語輕薄的圍堵一輛馬車,馬車周圍的隨從都已倒地,只剩下一名年輕的姑娘用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當時情況危急,我二話不說便與蒙面人斗了起來,豈料敵人武功高強,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我已落敗受傷。”

季達一臉茫然,心道主人今天是怎么了?忽然說起這些陳年往事。他笑問道:“那位姑娘不會就是夫人罷?主人后來是如何脫身的?”

劉欽道:“正是,我與嫻都就是這樣相識的。”

季達本是隨口一問,沒想到事情果真如此,他這會倒不知該如何接話了。

劉欽抿一口茶,神色迷惘而復雜,一時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

那日,蒙面人見劉欽倒地,都圍了上來準備猛下毒手。便在此時,一把古舊的巨劍從天而降直沒沙石,矗立在劉欽與蒙面人之間,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隨即響起:“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窮兇極惡,不怕遭報應么?再敢向前一步休怪老夫劍下無情!”

蒙面人紛紛環顧四周,卻不見一個人影,領頭的一人向四周抱拳道:“敢問前輩何人?可曾聽說過‘七絕教’三字?今日敝教在此辦事,請前輩高抬貴手行個方便。”

隨著一陣豪放的笑聲響起,一道高大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巨劍旁邊。來人身穿一件灰色的粗布長袍,腰捆一條破舊的粗布腰帶,大約五十來歲,面容肅穆雙目有神,頭發用木簪隨意挽起,一撇山羊胡在風中飄動,渾身散發著浩然正氣,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

領頭的蒙面人心道來人好雄厚的內力,當下不敢小覷,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又朝對方抱拳一禮,恭敬地道:“請前輩行個方便,我等感激不盡。”

老者一臉漠然,不置可否,他向前幾步扶起劉欽,突然頭也不回地隔空探爪,沒入沙石的巨劍像有了靈性,“錚”的一聲便來到他手中。

見得老者這等身手,在場之人無不色變。

老者緩緩轉身,目光有如電射,冷冷掃向眾蒙面人,最后將視線停在了領頭的那人身上,凜然道:“原來是‘七絕教’,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哈哈……”

那人覺得有些不妙,不自覺地往后退了幾步。

“老夫素聞貴教心狠手辣,惡跡昭著,今日一見果真不假。哼,別人忌憚你們,我墨家可不怕,今日老夫要為民除害。”

眾蒙面人臉色大變,領頭的厲聲道:“閣下何人?如此強出頭不怕引來橫禍嗎!”

老者大笑,朗聲道:“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墨家之主墨云是也!爾等歪門邪道禍害一方,我墨家豈能容忍?”一言甫畢長劍揮出,一時青光霍霍,慘呼四起。

這位墨家之主向來行事果斷,嫉惡如仇,既知對方身份,當下毫不容情,片刻之間便把蒙面人殺了個干凈。

季達聽得心感快慰,撫掌大笑道:“殺得好!真是痛快。墨先生本以為對方只是些普通的小毛賊,將之趕走也就是了,賊人自報家門卻如同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墳墓,這‘七絕教’三字正成了他們的催命符!”

劉欽微微點頭,接著道:“墨先生把我們送到了湖陽樊家,在大家的盛情挽留之下,他老人家在湖陽盤桓數日,并把墨子劍法傳了給我。當時我想追問蒙面人的來歷,先生告誡我說,這‘七絕教’屬于江湖上一股隱秘的邪道勢力,這股勢力強大得令人害怕,一般人千萬招惹不得,否則將會卷入無盡的噩夢。”

季達激動地道:“江湖上什么門派如此厲害,似乎連墨先生都有幾分忌憚?難道我們眼見此等惡魔橫行霸道而坐視不理嗎?這比殺了我還難受。”

劉欽笑道:“我當時也問過先生同樣的問題,他老人家的回答是‘與其以卵投石不如避其鋒芒保存實力,尋找恰當的時機予以還擊’,說完便踏歌而去,歌聲中有兩句話我至今還記得——天地自古正氣在,暗黑至兮星曜來。”

季達哈哈一笑:“聽墨先生口氣,似乎有一正派力量專門對付此等惡魔。”

劉欽點頭道:“我想應該如此,否則邪道惡魔豈不為所欲為,天下焉有寧日?”

“正是這個道理。”

“我后來追上先生想再細問下去,他就閉口不言了,按他老人家的意思,這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免得惹來麻煩。”

季達略有所思地道:“主人所說之事難道與昨晚在酒樓發生的事有什么關聯?”劉欽緩緩道:“七——絕——”

季達恍然大悟:“主人懷疑「七絕功」正是和七絕教有關?”劉欽點頭道:“應該錯不了,世間之事不會如此巧合,都以‘七絕’二字命名。”頓了頓又道:“你明天就去一趟陳留,速去速回,如果蘇茂真有問題,切不可輕舉妄動,咱們從長計議。”

季達道:“如果查不出結果怎么辦?”

劉欽莫測高深地道:“查不出結果就等于有了結果。”

季達一臉茫然:“主人的意思是……”

劉欽笑道:“你想啊,如果你查不出結果,必然是人家故意隱瞞做了手腳,或者當前的身份本來就是假的,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季達嘿嘿一笑,站起來道:“明白了,俺這就去準備,明日一早便出發。”

劉欽又道:“陳留郡一帶是七絕教的勢力范圍,我們不能長待下去了,如果蘇茂再有問題,情況便十分危急,我們得盡快想好對策。我明天就上書朝廷,以身體不適為由請求調往家鄉——南陽任職,素聞當今圣上對宗室仁厚,此事多半可以辦成。”

季達應了一聲,轉身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劉欽囑咐家人不得外出。有了上次的教訓,連劉縯也老實多了,不再偷偷跑出去聽書,整天在院子里練武,有時候練得連飯也顧不上吃了,樊夫人看得直搖頭,真不知道這個人小鬼大的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

季達終于從陳留返回,果然是查無結果。劉欽意識到事態的嚴重,連夜寫了一封密信,遣人送往陳留,再三叮囑信使務必親手把信轉交給太守。

可十余天過去之后,陳留那邊毫無音訊,他便再差人去陳留問明緣由,原來密信根本沒有被重視,太守及掾屬們都認為信中所說只是夸大其詞。

劉欽無奈,只得作罷,遂把曹武找來面授機宜,提醒他時刻留意蘇茂的舉動。

兩個月后,天遂人愿喜從天降,朝廷批準了劉欽的奏疏,但由于劉欽家鄉附近只有南頓縣空缺,隸屬汝南郡,遂任命他為南頓令。劉欽一家自是高興不已,心感皇恩浩蕩,南頓縣雖不在南陽郡內,但與濟陽縣相比,回家鄉的路程近了一半,只有五百來里,遇有急事的話三兩天就可以和家鄉的宗室族親取得聯系。

朝廷的任命書一下,劉欽便著手操辦,匆匆吩咐下人收拾好行李裝上馬車。

車隊由二十名軍士和三輛馬車組成,前面一輛是劉欽一家人乘坐,中間一輛是家仆及婢女們乘坐,最后一輛主要是一些裝箱的衣物及日用品。

由于避難心切,劉欽命車隊一大早就出發了,一行人迎著朝暉,在轆轆的車輪聲中緩緩出了濟陽城。眼看就要離開這個熟悉的地方,劉欽心中竟有些不舍。

車隊前后各有十名軍士隨行護衛,劉欽和季達在最前頭并轡徐行,二人有說有笑,心情甚佳,不時地來回巡視以照應車隊。

劉欽腰挎長劍體態俊雅,修長的錦袍配上聳起的發髻,整個人顯得格外精神,季達背掛大斧身形魁梧,頭戴一個古老銅環,齊肩的頭發自然披散,微風吹來肆意飄揚,二人的打扮大相迥異卻各具風格,已然成了車隊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車隊走了快一天了,大家都有些疲倦,樊夫人把頭探出窗外,招呼劉欽道:“欽——哥——”劉欽趕緊回馬趕了過來,柔聲道:“嫻都,有什么事嗎?”樊夫人道:“前面到了哪里?咱們停下來歇歇罷,我和孩子們都有些累了,想下車小憩一會。”

劉欽暗罵自己糊涂,自責道:“瞧我這記性,竟忘了嫻都與小荷已有身孕,咱們早該歇息一會了。前面就是放馬坡,那里樹林茂密可以擋風,大家下車吃點東西再趕路。”

“會不會耽誤行程?”

“夫人多慮了,絕對不會。過了放馬坡,再走十里便到了今晚要住宿的驛站。”

“那就好。欽哥你不必太擔心我,我沒有什么大礙,身子還吃得消,倒是你——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你整天思前顧后窮于應付,別累垮了身子。”

劉欽伸手摸摸樊夫人下巴,哂道:“多謝夫人關心了,看我不是精神得跟個登徒浪子一樣么?”樊夫人假嗔一口,一時濃情無限,劉欽哈哈一笑策馬前行。

“大家到前面的林子里小憩一會,吃點干糧再走,但不能耽擱太久,務必在天黑前趕到十里外的驛站。林中有一道清泉,記得把你們的水袋裝滿啊。”

眾軍士這次是簡裝隨行,所帶飲水有限,路上都是省著用的,在這種天干物燥的季節行走一天之后,最渴望的就是水,此刻一聽前面有山泉,無不興高采烈。

又行了片刻,隨著林路折轉,果真有一道細流閃入眼簾,眾軍士一陣歡呼,爭先往上游的水源處奔去,其中兩人甚至吹起了口哨,以表達心中的喜悅。

不知怎的,劉欽忽覺不妥,一種莫名的焦躁浮上心頭,他有一種被人窺覷的感覺。

就在此時,呼嘯聲陡然響起,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林間猛地飛出,直往車隊撞來。劉欽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截粗如木桶的檑木,大驚之下忙騰空而起,跟著左掌拍出,抵住了檑木的一端。季達見狀立刻跳下馬來嚴陣以待,開山斧迅速來到手中。

殿后的十名軍士立刻聚攏,環首刀一齊出鞘,把前面兩輛馬車拱衛在中間。

異響聲起,林中寒光閃現,胡亂奔跑的幾名軍士先后被暗器打中,狼狽而回。

與檑木甫一接觸就覺一股巨力撞了過來,劉欽暗呼厲害,不敢懈怠,遂將凝真玄功運至巔峰,右掌猛地一下,亦往檑木上按去。

一聲尖嘯自前方響起,一道藍色人影以肉眼難以辨別的速度從密林竄出,季達不及截住對方,來人已一掌擊在檑木的另一端,劉欽登覺一股陰寒刺骨的暗勁涌了過來,猝不及防之下已受了不輕的內傷,檑木在二人的掌力之下迸裂開來,碎木四下飛濺。

又是一聲尖嘯,林間竄出十余名服色雜亂的江湖人士,另有一道褐色的人影也從檑木出現的方向掠了過來,劉欽和季達退守車前,雙方形成對峙,皆怒目而視。

一陣桀笑自褐衣蒙面人口中發出,陰陽怪氣地道:“劉欽,想不到罷?咱們這么快又見面了。上次讓你逃脫,這次可沒那么好運氣了,哈哈……”一時得意之極。

劉欽猛然醒悟,怒斥道:“原來是你。上次在官舍刺殺不成,如今又在此伏擊,當真是陰魂不散么!”

季達聽得褐衣人說話,大喝道:“主人,上次我在酒樓遇見的就是此賊。”

褐衣人臉色一沉,指著季達厲聲道:“好啊,那晚在酒樓里暗算老子的原來是你這黑熊,難怪身形這么眼熟。”

季達怒吼一聲:“那還說什么,賊人看招!”大斧一掄便劈了過去,不料藍衣人蒙面人從旁閃出,一刀架住季達的開山斧,雙方斗了起來。

劉欽心知賊人兇殘,與之多說無益,當下長劍出鞘,化作點點寒光往褐衣人攻去,回頭喊道:“大家設法沖出林子,騎我的快馬速去前方的驛站報訊。”

此時,十余名江湖人士也開始向車隊發起**,他們個個武藝高強,隨行護衛的眾軍士顯然不敵,轉眼間已有幾人重傷倒地,防守的圈子露出一個缺口。

兩名敵人趁勢突入,逼近馬車,眾軍士大急之下陣型更亂,幾乎成了混戰。

身為官軍,他們平日里操練的都是陣型作戰,這般游斗哪是江湖惡徒的對手?只半盞茶的功夫,眾軍士中又有幾人倒地,場中形勢已完全被敵人控制。

隨著一聲得意大笑,一名敵人已手執大刀躍上馬車,他正待劈砍,但一股勁風恰在此時迎面襲來,一個半大的男孩正使一桿..破簾而出。他略感詫異,便即又心中一寬,大刀斜往槍頭劈落,豈料那槍頭靈動異常,倏地一沉,往他腰肋飆去,他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個男孩的危險,但為時已晚,大刀不及回擋,被一槍釘死在地。

男孩正是劉縯,車隊遇襲之后他一直待在車內保護家人,眼見賊人攻上馬車,這才突然發難一槍奏效。這一槍有偷襲的成分,但也有他的真材實料。

劉縯一個翻身從敵人身上抽出..,再使一招『回風落雁』硬是把另一名正欲攻擊馬車的敵人逼了回去,當下槍走如龍,令人靠近不得。

圍攻馬車的敵人這時才知道男孩的厲害,眼見一名同伴斃命,無不心中大怒,先后怪叫著沖向對方。劉縯立刻被數名敵人圍在當中,一時身處險境。

季達的斧法大開大闔,勁道剛猛,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這倒也暗合開山斧這種重兵器的風格,正是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藍衣人先前輕敵以致失了先手,在季達的瘋狂攻擊之下,渾身招式無從施展,真是窩了一肚子火。

開山斧這等笨重的兵器對膂力要求極高,江湖中人極少使用,偏偏季達天生神力,一把開山斧耍起來竟如臂使指,招式迅捷且勁道十足。季達看準了敵人貪生怕死不敢搏命,遂與對方硬拼一拳之后盤旋而起,使一招『霸王開山』,大斧鋪天蓋地般劈出。

藍衣人見漫天都是斧影,勁氣撲面而來,自己身處寒光之下,已是避無可避,唯有當機立斷,猛地往后飄起,以一個奇怪的姿勢凌空握刀,催發刀氣往斧影斬去,霎時間周圍數丈之內寒氣籠罩,刀斧交鳴之聲有如悶雷滾滾。

刀光斧影散去,季達%.口滲出血跡,他剛才為寒氣所累,招式一滯之下讓敵人的刀氣乘隙攻入,傷及臟腑。藍衣人也沒討到好處,嘴角掛著一絲血痕,顯然受傷不輕,剛才硬接季達一招實在是被逼無奈,他心道要不是自己占了內功和招式上的便宜,勝負實在難以估料,沒想到這個看似粗魯的渾人竟然把斧法練到了大家之境。

劉欽打一開始便遭人暗算受了內傷,與褐衣人交手之后一直處于劣勢,到得此時,已有些相形見拙,幸虧墨家的凝真玄功攻守兼備、玄奧無比,這才得以勉強支撐。

見季達受傷,他心神受擾,被褐衣人趁勢一掌印在肩頭,后退幾步噴出一口鮮血,扭頭向季達望去,二人四目相交立時會意,同時反身疾掠退守馬車旁,季達更是大斧扔出,砸飛了圍攻劉縯的兩名黑衣人,劉縯趁勢突圍與父親聚在一起。

劉縯此時已是滿身傷痕,大敵當前他卻依然臉無懼色。劉欽看在眼里,頗為心酸,他有些心力交瘁,喃喃道:“我劉欽上感天恩下憫生靈,一身正氣頂天立地,今日竟要死于此地么?老天何其不公啊,真可憐了我的夫人和孩子。”

藍衣人和褐衣人正慢慢逼近,目光冰冷而兇殘,似乎已將劉欽等人當作了死人。其他江湖惡徒正把最后一名軍士解決,也迅速圍了上來。

劉欽喟然一嘆,心道:“敵人蓄謀已久,實力強大,看來今日已難逃一劫,只求能拖住敵人一時半刻,讓縯兒他們騎馬逃走,能走幾個只能看造化了。”

季達看到劉欽決絕的眼神,便心有領會,他整個人如一尊鐵佛般立在馬車前面,發誓決不讓敵人靠近半步。

劉欽將聲音聚成一線,傳與劉縯道:“一會瞧準時機,騎馬逃走。”

劉縯眼圈一紅正要答話,劉欽阻止道:“縯兒不得猶豫,這是為父的命令!若是男子漢就突圍出去,來日再報此大仇不遲。”

褐衣人見包圍之勢已然完成,便迫不及待地率先發起攻擊,長劍襲出直取劉欽。那些江湖惡徒見褐衣人動手,便也立刻發難,紛紛撲向馬車和劉縯,一場混戰便即開始。

季達雙拳擊飛了兩名敵人,同時自己亦身中數刀,又震開數敵之后,驀地放聲狂笑,眾敵一時為其氣勢所懾,竟不敢靠前。

藍衣人凌空而起,一刀往馬車劈去。劉欽急忙揮劍攔截,但重傷之下哪里招架得住,整個人狼狽地滾落馬車。刀氣的余勁掀翻了車篷,車內之人登時惶恐失措,幾個孩子嚇得哭了起來,混亂中,劉洛跌出馬車。

褐衣人見狀怪笑一聲,一掌往劉洛劈去,如此行徑真是有如禽獸,令人發指。

劉欽忙滾往劉洛,一把抱起孩子,但未及起身,后背已結實地受了一掌,他登時被震出數丈之外,撞上一根樹干之后方才止住滑跌,一連嘔出幾口鮮血。

褐衣人大笑而起,欲置劉欽于死地,正舉劍刺落,那邊忽地傳出一聲撕心裂肺般的震天咆哮,一道粗壯的身影猛然撞了過來,將褐衣人帶出老遠。

長劍透%而入直沒至柄,季達滿口溢出鮮血,雙手兀自死死抓住褐衣人的劍柄,回頭望了劉欽一眼,似乎在說,你快逃啊,我已盡力了。

褐衣人眼中欲要噴出火來,雙臂猛甩數下,方把季達摔開。

劉欽悲呼一聲,一把抱住季達,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一時傾盆而下。

這位素有文韜武略,身經百戰而意志堅定得像高山般的男人,在痛失親人、摯友之時終于被殘酷的現實所擊倒。事實是如此的令人無奈,眾人此時都已泣不成聲。

“還不快走?縯兒開道!”劉欽一聲悲呼,往褐衣人撲去。

藍衣人和褐衣人相互交換一個眼色,一齊出手。

驀地里,一個奇怪的聲音響起,仿佛來自遙遠的山谷,又仿佛來自腳底的泉眼,有如風中的鈴聲,兼有流水的潺潺聲,霎時間,聲音從若有若無變得清晰可聞。劉欽陡然覺得周圍的光線似乎暗淡了下去,自己仿佛身處朦朧的月色之下,心神完全被禁錮,一時不知道自己為何在此,亦不知道自己將欲何去。

兩道黑光不知從什么地方倏地飛出,不偏不倚地正好撞在藍衣人和褐衣人的右肩上,二人立時被擊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兵器幾乎脫手而飛,拿捏不住。

劉欽這時才看清,擊中二人的竟是兩截枯枝,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一個高亢的聲音自林中上空響起:“朋友,行走江湖,何必如此趕盡殺絕?縱有天大的仇怨也不該禍及幼兒。此事就此作罷,爾等去罷。”

藍衣人和褐衣人臉色煞白,二話不說便縱身而起,沒命似的逃去了。其他江湖惡徒見兩位頭領驚慌逃走,立時作鳥獸散,連同伴的尸首也顧不得了。

大家死里逃生,簡直不敢相信。劉欽勉強步履蹣跚地站起,四下抱拳道:“哪位前輩高人搭救,請現身一見……”一連喊了幾遍卻無人答話。

他此刻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心想此地不宜久留,趕緊領著家人往驛站奔去。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古代短篇虐戀 歷史小說 武俠小說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君問歸期,莫有欺
    君問歸期,莫有欺

    短篇 / 白慕楓,楚若雪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飛燕伏龍傳
    飛燕伏龍傳

    武俠 / 馬不平,林綠衣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盛世男兒歌
    盛世男兒歌

    武俠 / 常歡,林笑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鏢定乾坤
    鏢定乾坤

    武俠 / 諾明,姜止柔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開唐俠歌
    開唐俠歌

    武俠 / 楚懷瑾,唐婉君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大國公傳
    大國公傳

    玄幻 / 宋巖,張玉環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歷史小說
歷史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歷史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歷史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一品國公
    一品國公

    言情 / 曹靖,田襄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活隋
    活隋

    言情 / 易樂,高幼瑩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水滸任俠
    水滸任俠

    穿越 / 蕭唐,燕青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舌尖上的大宋
    舌尖上的大宋

    言情 / 楊懷仁,何之韻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燭龍卷珠簾
    燭龍卷珠簾

    言情 / 齊點睛,李月婉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三國之四世三公
    三國之四世三公

    穿越 / 袁常,趙云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怒鄉
    怒鄉

    武俠 / 楚烈,杜語若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連環妙計
    連環妙計

    武俠 / 趙葉,蔡素真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試煉學院
    試煉學院

    武俠 / 白銀,黃詩澄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飛燕伏龍傳
    飛燕伏龍傳

    武俠 / 馬不平,林綠衣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盛世男兒歌
    盛世男兒歌

    武俠 / 常歡,林笑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西域六決
    西域六決

    武俠 / 李天勤,陳怡蓉

    2019/08/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管家婆